快捷导航

回家感受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5|回复: 0

3万

主题

3万

帖子

1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8576
发表于 2019-9-11 16:19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  明天是十一,我要从南宁回到贵港去。每半小时一趟快班,但我每一次回去,总是要等半个小时以上,为什么,只因为我从没有预定车票,而到车站的时候总是没有了那趟的车票。然而,这一次却是出奇的顺利,一到车站,马上就买到票,马上就上车,接着车马上就开动。但因为是后到,只好坐最后面的位置。做快班,我从来没有坐过车尾,坐公车倒是常常坐,但是这快班的长度却是公车的两倍,一上车,竟感到有些郁闷,好象是肚子不太舒服吧。

  车开出了总站,开上了马路,路上人很多,车也很多,一辆辆摩托车在的士、快班和运输车的空隙中穿插而过,如一只只蝴蝶在花丛中飞舞,看来,这个城市的摩托车的多真的不是浪得虚名,不过摩托车的多已经不是现代化的标志,以前也不是吧,真可惜。班姐发了矿泉水和一份《南宁晚报》。早报和晚报有什么区别,我是一点也不知道的,因为我买早报的时候也能买到晚报。不过白癜风怎麽治不要紧了,如果它能吸引我的话,我是一点不在乎叫什么名称的。实在地说,《南宁晚报》是一份不错的报纸,我很喜欢。不过在公车上看报纸对视力是不利的,这是专家说的。我也早就感觉到了,在很久以前,我发现我在开动的车上很难捕捉那一个个字眼,因为车很晃,我的眼睛也在跟着晃。但是对新报纸我总是舍不得放弃看的,但我很困,是不是因为心里很困,还是因为我的肚子不舒服而发困的,我不知道,如果这样下去的话,我知道我的眼睛会因为疲劳而增加近视度数,又要换眼镜的,要更换更厚的镜片的,我的鼻子会承受不了的,我可不想让我本来就塌的鼻子变得更塌,我只好放下报纸,但心里竟有些舍不得,要怪只能怪我这个早上没有买到报纸,否则也用不着心里痛苦。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班姐不是要到终点站的发给我们,而在我们刚上车就发呢?但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很快就知道了。

  车开到了郊区,再过一段路就到高速公路了,但非常不幸,遇到了堵车。堵车?对开的车道空荡荡的,好久都没有一辆车开过来,这也算堵车?算吧,也无论前头发现了什么事情,因为这已经符合堵车的概念了。等了十分多钟,依旧。但我终于有机会看报纸了,班姐发给我们报纸,是因为已经知道班车随时都会遇到这种情况,让我们能用报纸打发这一段无聊的时间,而少一些抱怨吧。但我的肚子已经难受得快要受不了了,眼睛也要睁不开了,哦,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,忙把椅子放底些,以让自己的背靠得更舒服些,但是不抓住这个读报的好机会真是太可惜了啊。但我不想再看了,我心里着急,我只想快些到家,到家就可以舒服一些了,不是吗。连司机也等不及了,当前面的车辆挪前了二三米,司机便把车倒了过来,我不知道前段的车辆排了多长,但我知道后面排了很长,一直排到了路口。有人嘀咕:“笨司机!”我不知道他是指那一方面的,司机又笨在哪里呢,我只知道,有时候,人们总是难免要走一些弯路的,因为没有人能完全预知前面的路是怎么样的,就象我们不能预知我们的人生的道路一样,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命运到底如何,我们不能完全确定,甚至一点也不知道,这没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我突然瞄到了曼城惨败给利物浦的报道,这我早就知道了,但我多么想从里面能看到一点新意,于是我便勉强自己看了起来,肚子却在反对,但我终于看完,里面没有新意,只是再一次强调孙继海犯的错误,这时我终于禁不住闭了眼睛,误着肚子躺下,我感觉到了我肚子里的翻江倒海,心也跟着翻滚了起来,车终于开上了高速公路,但我也终于不能忍受了,我抓过卫生袋,呕吐了起来,大吐特吐,在别人怜悯的目光下,我不知道我有多狼狈,但我能不吐吗?如果能,我不知道我有多乐意。但我不能。这就是无奈,我们在生活中总是有很多无奈,是我们无法更改的,我们只好平静的接受。之后,我终于感到舒白癜风诊疗康复标准发布服了一些,我看着那半袋呕吐物,我的心疼极了,想到我们国家还有很多人没有过上温饱生活,而我却如此糟蹋粮食,我感到我这是在作孽,但我有什么办法呢,我还能怎么做呢?我只能在心里痛苦。我想到了我以前我喝醉酒之后的呕吐,我的痛苦又加深了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走些。我从邻座又拿来几个卫生袋,小心包装好,如我平时去饭店打包一样小心,但在本质上却有天大的区别。我把袋子拿到车门口的垃圾篓去丢,但却没有丢去我的痛苦。班姐看见了我,没有说什么,只示意我快回座位,系好安全带。我骂自己,为什么我总是不断惹麻烦呢。

  回到座位,也把另一篇关于李铁的报道看完了,是说李铁冻结稻本,帮助埃弗顿2:0赢了富勒姆的。报道也没有什么新意,但我的心里却油然地升起一丝自豪感。我却很困了,啊,我今天的状态不好,还是让我好好休息吧。我看起影碟来,但我看不懂,于是我陷入了半睡眠的状态。车在青山绿水中飞驰,但我的心却不能够飞驰起来,我感到混沌。

  不知道又过了多久,哀怨的乐曲传到了耳边,我的心也莫名其妙地伤感起北京白癜风专科医来。我知道这一趟车的终点就是贵港总站,而且很快就要到了,但我不知道我的人生终点在哪里,我又何时到达,我又如何到达,我不知道。当我死后,我的灵魂是否会化作一股清气,飘荡在这个广阔的天空里的某一个角落,当雨过天晴,它是否也会组成美丽彩虹的一部分,不管是多么微小的一部分。如此,我就无愧于今生。这是我一生不变的追求,是我一生奋斗的愿望。但是愿望总是很难达到,我的心里传来了一阵绞痛。突然,我发现我的眼角流过一滴眼泪,我用卫生纸却擦,但却流得更多了,于是我任它流淌,我的人生有多长,就让它流多长吧。

联系方式:(Email)qinbangyan@21cn.com|(ICQ)64998829|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彩推荐

让创业更简单

  • 反馈建议:service_media@36kr.com
  • 客服电话:
  • 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五

云服务支持

精彩文章,快速检索

关注我们

Copyright 推马SEO-SEO网络推广|优化排名|SEO教程-seo站长论坛  Powered by©  技术支持: